三角度解析动力煤价格大涨 5月份或成供需调剂最后时间窗口

      姚尧      近期,以动力煤、焦煤为代表的“黑色系”期货价格持续上涨屡创新高。截至5月10日15:00,动力煤主力合约2109收于892元/吨,上涨4.25%,盘中创出896.8元/吨新高,这已经是该合约连续第5日创出历史新高;同时,焦煤主力合约2109涨停,收于2062.0元/吨,也已连续3日创出历史新高。      5月10日,郑商所发布了《关于调整动力煤期货合约交易保证金标准、涨跌停板幅度和交易手续费标准的通知》,要求自2021年5月13日结算时起,动力煤期货合约的交易保证金标准调整为12%,涨跌停板幅度调整为8%。且自2021年5月11日当晚夜盘交易时起,动力煤期货合约的交易手续费标准调整为30元/手,日内平今仓交易手续费标准调整为30元/手。银河期货动力煤专员张超杰表示,“交易所此举是为了防止出现连续涨跌停板,让交易更加充分,以释放风险。”      实际上,自今年2月份动力煤触底反弹后,一路保持震荡上行走势,打破了3月份、4月份煤炭行业传统淡季的一般规律。据统计,从年初至今,动力煤相关主力合约价格已经上涨32.59%。“煤”系列大宗商品缘何“淡季不淡”,甚至上演暴力拉升行情?      笔者认为,动力煤和焦煤价格上涨绝非受单一事件影响,主要从三个角度进行分析。      第一,站在供给角度。我国动力煤以国内生产为主,进口为辅。从生产端看,数据显示,4月份,我国动力煤产量并未有所增长。在我国主要煤炭产地,随着环保及安全检查持续趋严,煤矿产能释放有限,而下游拉运火爆,多数煤矿即产即销,煤价大幅上涨,部分矿煤价超700元/吨。内蒙古鄂尔多斯地区和晋北地区煤矿坑口价格也出现了上涨。      从进口端看,海关统计显示,2020年,我国进口动力煤2.24亿吨,印尼是我国最大的动力煤进口国,进口量1.4亿吨;澳大利亚是我国第二大动力煤进口来源国,进口量为4254万吨,占比仅19.04%。当前,虽然澳煤进口量减少,但进口动力煤额度并未发生实质性变化,动力煤进口正进一步向印尼集中,且占比已大幅提高至约62.81%。而我国进口动力煤的消费地主要集中在华东及华南沿海地区。所以,澳煤的进口量减少只会造成我国区域性用煤紧张,并不会对动力煤供需形势造成实质性影响。      第二,从库存角度分析,总体而言,2月份和3月份库存下降明显,4月份有所回升。有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3月末,国有重点煤矿库存按地区统计,总计1972.5万吨,较2月份下降6.61%。目前坑口库存已经从前期高位明显回落,预计坑口库存还将下行,到二季度中期或有所回升。而港口方面,在2月份曾出现累库态势,进入3月份、4月份,随着我国经济的持续复苏,工业用电量明显上升,库存消耗量大,恰逢大秦线春季集中检修期,制约库存增长,预计大秦线检修完毕后,5月份港口库存将有所上涨。      第三,从下游电厂角度看。根据中国煤炭市场网公布的数据,2021年,沿海八省电厂煤炭日耗较往年偏高,而库存位置却是近三年最低点。较低的库存水平和较高的煤炭日耗,也是下游电厂在淡季存在明显补库需求的主要原因,夏季高温天气即将来临,电厂为“迎峰度夏”存在较强的补库需求。      综上所述,造成动力煤期现货价格上涨“淡季不淡”的主因仍在于供需。在国内煤炭生产量并未出现大幅度增长的情况下,终端库存相较于往年处于低位,加上即将迎来消费旺季预期,未来补库存需求或明显增加,以及在其他大宗商品上涨情绪带动等众多因素催化下,煤炭价格快速攀升。      方正中期期货表示,6月份为传统动力煤消费旺季,5月份或成动力煤调节供需平衡的重要时间窗口。随着动力煤价格上涨,下游采购节奏放缓,终端累库速度较慢,库存水平偏低,但迎峰度夏即将来临,电厂补库需求较为强烈,再加上市场预期看涨煤价,贸易商多捂货惜售。受到现货上涨带动盘面,短期内情绪面依然利多,注意大涨后可能出现的回调,追多需谨慎。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