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孟超 简历

吴孟超,肝脏外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肝胆外科重要创始人之一。1956年与方之扬合作翻译了《肝脏外科入门》,将当时国际先进的肝脏外科知识最早引入国内。1958年提出中国人肝脏“五叶四段”的临床解剖学观点,为中国肝脏外科奠定了应用解剖学基础;首创常温下间歇肝门阻断和常温下全肝血流阻断技术;率先施行一系列肝脏外科的重大手术;发现了一系列肝癌标志物;开辟了生物治疗、微创治疗等多种途径治疗肝脏肿瘤;发现了与肝癌恶性生物学特性相关的重要分子机制;率先开展肝癌相关的细胞信号传导研究;在肝癌生物治疗研究领域有重大突破并培养了大批肝胆外科人才。出版《腹部外科手术学》、《肝脏外科学》、《外科手术图谱》等著作18部,发表论文354篇;曾获国家和军队科技进步一、二等奖15项;建成集医疗诊治、基础研究、人才培养为一体的,国内一流水平的肝胆外科专科医院。1996年中央军委授予“模范医学专家”荣誉称号。 吴孟超 - 生平经历 吴孟超,1922年8月出生于福建闽清县,1927年侨居马来西亚,1940年回国求学,1949年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医学院,同年8月起,一直在第二军医大学从事军队医学科学技术工作。 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第二军医大学助教、主治军医、讲师、副教授、教授、副校长、院长等职务,不论是在基层工作,还是担任高级领导职务,都始终以普通党员的身份,严格要求自己。 1958年春天,吴孟超与张晓华、胡宏楷一起成立“三人科研攻关小组”,在制作了200多个肝脏标本基础上,经过反复论证研究,独创性地提出了对国人肝脏解剖的新见解,提出了以“五叶四段”为特色的肝脏外科解剖理论,为肝脏外科的开展奠定了重要的解剖学基础。 20世纪60年代初期,他首创“常温下间歇肝门阻断”的肝切除手术方法,在国内率先成功施行右三叶切除(1960 年)、中肝叶切除(1962年)、左三叶切除(1965年)等肝脏外科手术,并开展了对术后代谢规律的研究。 20世纪60年代中后期,他率先施行对肝癌转移复发再切除(1961、1964)、减少创伤的局部根治性切除(1966)和综合治疗(1960~1967)。 20世纪70年代,他施行了一系列高难度手术,包括成功切除了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肝血管瘤(18kg),对于大肝癌则采用“大变小、小再切”的二期切除方法,并进行了临床肝移植的研究。 20世纪80年代,他组织指导他的学生发现了一批用于肝癌早期诊断的标志物,并最早研究揭示了小肝癌的分子生物学特性,结合现代影像学技术提出了中国肝癌早期诊断理论。与此同时率先开展了肝癌非手术微创治疗,即放射介入治疗及B超介入治疗等。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临床方面,在肝巨大肿瘤切除、肝移植等极限性手术和微创治疗两方面不断探索,使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的临床治疗技术始终处于世界先进水平。在基础研究方面,进行了与肝癌相关基因的克隆及功能研究、肝癌细胞信号传导、肝癌生物治疗方面的研究,获多项具有国际重要影响的研究成果。 他于1991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是《黄家驷外科学》编者,当选为党的十四大代表。主要学术兼职有:中华医学会副会长、解放军总后勤部专家组副组长、总后勤部医学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全军肿瘤专业组组长等。 吴孟超 - 主要科学技术成就 勇闯“禁区”,肝胆外科事业奠基人 1.提出了中国人肝脏“五叶四段”的解剖理论,奠定了肝脏外科的解剖学基础。 1958年,吴孟超创新性地应用化学材料制备了高质量的人体肝脏腐蚀标本模型,这种模型能立体地反映肝脏内血管、胆管的分布及走向特征。经过对200余例中国人正常肝脏腐蚀标本详尽解剖观察和分析,根据门静脉系统和肝静脉的分布,创造性地提出了肝脏“五叶四段”的临床解剖理论,填补了国人肝脏解剖领域的空白。 2.首创常温下间歇肝门阻断和常温下全肝血流阻断技术,解决了肝脏手术重大技术难题 由于人体30%的血液储存在肝脏,因此施行肝脏手术首先必须控制肝脏出血,否则会引起术中大量出血乃至死亡。此前国外多采用解剖肝门结扎血管、止血带、肝钳等方法,操作复杂、危险性大,止血不彻底。吴孟超在进行大量动物实验基础上,20世纪60年代初期独创性地采用常温下间歇肝门阻断切肝法,该方法可以先暂时性地阻断进入肝脏的血流,再作肝切除,减少手术中的出血量,待肝脏手术完成后放开阻断,恢复肝脏供血。 考虑到血流阻断后引起的肝脏缺血对肝硬化病人可能有致命的危险,吴孟超又系统研究了肝切除后和血流阻断后肝脏代谢功能的变化,在大量实验基础上提出肝硬化肝脏肝门一次阻断20分钟以内为安全时限的观点。至今这种常温下肝门阻断切肝法已是国内外肝脏手术中最简易安全的经典技术。 尔后又首创了常温下全肝血流阻断肝切除术,即不但阻断进入肝脏的血流,同时还阻断流出肝脏的血流,并可在常温下安全实施,对国外长期沿用的低温灌注无血切肝技术进行了重大改良,为复杂、危险性肝脏手术的施行奠定了基础。 3.率先施行一系列肝脏外科的重大手术,建立肝癌外科治疗的基本体系 在病变肝叶切除手术中,中肝叶切除和左、右三叶切除在技术上极为困难,中肝叶位于肝脏的中央位置,附有进出肝脏的血管和胆管。20世纪50年代末,中肝叶在国内、外视为手术禁区中的“禁区”。1960,1962和1965年,吴孟超在国内相继首先成功地施行了肝右三叶切除、中肝叶切除和左三叶切除,此后,吴孟超又施行了许多危险性极高的手术,如肝脏尾状叶切除、解剖第三肝门的肝切除、肝脏第Ⅷ段切除等,并形成了一整套成熟的手术方法。1975年,吴孟超成功地为安徽省一位农民陆本海切除了迄今仍是国内外文献报道中最大、18kg的特大肝海绵状血管瘤,术后患者存活29年。1983年,吴孟超为出生仅12个月的婴儿成功地摘除了重达800g的肝母细胞瘤,患者至今健康生存。以他为第一完成人的《肝脏疾病手术治疗的临床研究》在1985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吴孟超在1960年开始在国内最早对晚期肝癌施行肝动脉结扎、肝动脉栓塞化疗等治疗,1974年他观察到部分不能切除的巨大肝癌经这种治疗后肿瘤缩小,然后可再行手术切除,1983年1月在国际上最早提出原发性肝癌二期手术的概念,即对于不能切除的巨大肝癌先行外科综合治疗,缩小后再行切除。 #p#分页标题#e#吴孟超于1964年成功施行了国际上第一例肝癌术后复发再切除术。率先提出原发性肝癌复发可进行再次手术的新观念。至今他所领导的医院已施行二次肝切除、三次肝切除、肝外转移灶切除及二次肝外转移灶切除达265多例,术后1、3、5、10年总生存率分别为96.8%、66.7%、43.6%和21.8%。这一观点和做法已为国内外同行广泛接受和应用,成为复发性肝癌治疗的首选方法。 早期传统的肝切除术,须切除完整肝叶,这容易导致术后肝功能衰竭,死亡率高达25%。吴孟超于1966年率先施行不完全切除病变所在的肝叶,即:仅完整切除病变及其包绕的2cm肝脏组织的局部根治性切除术。患者的术后死亡率从20世纪60年代初期的25%,逐步下降至70年代的14.5%,80年代的3.5%,进入90年代几无手术死亡。 吴孟超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施行了4例临床肝移植。90年代施行了背驮式肝移植术共5例,有4例生存,最长存活时间已6年。 这些肝脏外科的重要技术,大多是独立自主完成的原创技术。1979年9月,吴阶平院士首次率吴孟超等代表中国医学界参加在美国旧金山召开的国际第28届外科大会。吴孟超作“181例原发性肝癌手术治疗”的大会报告,手术例数和术后生存率等技术指标都远远超过其他几位报告者,引起轰动。吴孟超被选为国际外科学会会员。 在吴孟超的带领下,截止2002年底,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共施行肝叶切除13980例次,其中肝癌肝叶切除8937例次,手术成功率达98.5%,肝癌术后总体5年生存率38.1%,最长存活38年(至今存活)。截止1998年底小肝癌切除1028例,5年生存率达79.8%(≤3cm者5年生存率为85.3%)。肝癌切除总例数、手术成功率、术后生存率等指标均处于国内外领先水平。 4.发现了一系列肝癌标志物,建立了完备的肝癌早期诊断体系 自甲胎蛋白被发现后肝癌的早期诊断才真正成为现实。吴孟超提出了以“男性,40岁以上,有肝炎或肝硬化病史者为高危人群”的概念。对高危人群的肝癌普查大大提高了小肝癌的发现率。他组建了国内第一个肝脏外科专科实验室,改进了甲胎蛋白检测方法。在20世纪70年代末和80 年代致力于新的肝癌标志物的探索发现,此期间先后发现醛缩酶同工酶A、岩藻糖甙酶、α1抗胰蛋白酶、异常凝血酶原等多种标志物,这些标志物在即使是甲胎蛋白阴性的情况下也能较高水平地表达,弥补了甲胎蛋白阴性肝癌标志物诊断技术的缺乏。80年代中期又发现了甲胎蛋白异质体,并自行制备了这种标志物的单抗,建立了敏感的检测方法,极大地提高了甲胎蛋白低浓度阳性患者的鉴别诊断水平。80 年代中期根据肝癌分子病理学研究,发现肝癌在直径为3cm 时是从早期相对良性向明显恶性转化的转折点,在国内外最早提出应将小肝癌的体积标准从过去的5cm改为3cm,被全国同行普遍采用,目前已成为新的小肝癌界定标准。此项工作曾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 5.开辟肝脏肿瘤生物治疗、微创治疗等多种途径和方法,形成综合治疗技术体系吴孟超始终认为手术是肝癌治疗的最佳方法,但不是惟一的治疗方法。他最早在国内进行肝癌多种治疗方法的实践。早在20世纪70年代初他就提出肝癌综合治疗的概念,指出肝癌需要序贯治疗,任何单一手段只是序贯治疗中的一个步骤,应合理地将各种手段有机结合形成整体力量,提高治疗效果。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他重点在生物治疗和微创治疗两个领域进行研究:在国际上最早提出肝癌“宿主免疫失调理论”和肝癌的“免化综合治疗”方法,并相继探索了单克隆抗体导向治疗、细胞因子治疗、过继性免疫治疗等一系列生物治疗方法;“放射介入治疗”、“超声引导下无水乙醇注射”、“微波固化疗法”,以及“射频疗法”、“氩氦刀冷冻疗法”、“高功率聚焦超声治疗”等微创治疗技术在他领导的医院相继采用并不断完善。此项工作的部分内容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等。 永不满足,实验研究谱新篇 从20世纪70年代成立最初的实验室开始,吴孟超逐渐相继扩大了实验室规模并组建了多个现代化实验室,成为国际上规模最大的肝胆外科专科研究所。研究工作主要涉及肝脏病理生理、肝癌的病因和发病机制、肝癌的恶性生物学特性和复发、转移机制、肝癌的耐药机制、血清标志物、肝癌新生血管形成及干预机制、肝癌的免疫学和各种免疫治疗方法、肝癌的基因治疗、肝癌的细胞信号传导机制、肝癌的相关基因以及肝移植相关的基础研究,形成稳定的研究方向并取得突破性进展。主要成就包括: 1.发现了一系列与肝癌恶性生物学特性相关的重要分子机制 肿瘤细胞具有无限制地生长,易转移,术后复发等特性,及不同于正常细胞的结构或分子基础。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吴孟超率先在国际上开展了肝癌生物学特性与其分子生物学本质之间的关系研究,首先从肝癌的DNA干系水平入手,发现肝癌从肝硬变期→癌变期→肿瘤浸润转移期三个不同阶段的演变过程中,DNA干系呈现出从二倍体→四倍体→异倍体的特征性转变,观察到DNA干系是肝癌从早期向晚期转变的增殖动力学标志;并对人体不同体积大小肝癌的DNA倍体进行检测。发现人体肝癌在瘤体生长至近3cm大小时,是DNA倍体开始从二倍体→异倍体转变、生物学行为开始从早期相对良性向演进期明显恶性转变的重要时期,这是国际领域最早的从DNA干系水平认识肝癌分子生物学特性的工作,对重新定义小肝癌,指导临床上肝癌治疗方法的选择和疗效预测具有重要意义。研究结果发表在《Cancer》等国内外重要杂志,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等重要奖项。 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吴孟超指导他的学生应用分子生物学技术,对肝癌的癌基因、抑癌基因及相关基因进行研究,从而了解肝癌的分子生物学特性。 20世纪90年代以来,吴孟超密切关注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实施,并在发现肝癌相关新基因的研究中一直处于研究前列,在他指导下,运用差异显示PCR技术和最新的基因芯片技术平台筛选人类肝癌相关新基因,筛选得到100多个差异显示片段,并已经从中发现和克隆鉴定了4个新的全长基因,分别命名为HCCA1、HCCA2、HCCA3和p28-Ⅱ,全部登录国际Genebank数据库,并申报了国家专利。近年来已对上述基因的组织表达特征和基本的生物学功能进行了深入的研究。部分研究结果已发表在2001年的《BrJ Cancer》杂志及2002年《Oncogene》杂志。 2.率先开展肝癌相关的细胞信号传导研究 细胞信号传导研究是当今国际细胞分子生物学研究的前沿领域,与国外该领域研究水平比较,中国起步晚,研究力量薄弱,在肝癌领域的研究是空白。吴孟超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敏锐地觉察到这是肝癌研究又一个至关重要的方向和突破口,因为只有既了解肝癌的分子基础,又同时了解这些分子间相互作用的途径,才能完整地掌握肝癌的恶性生物学行为,由此选择合适的治疗方法和药物。为此他建立了国内第一个肝癌细胞信号传导研究实验室,相继发现并揭示了一系列信号相关分子功能,如发现抑制性受体SIRPα在肝癌中表达降低,由于SIRPα是一种对细胞信号具有负调控的分子,这种降低可能导致肝癌细胞由于负调控因素缺乏而出现恶性生长、侵袭转移等特性。又发现PCP-2与重要的肝癌相关基因beta-catenin结合,参与了肿瘤相关Wnt信号转导通路的调控。这些信号分子的异常可能是肝癌发生和侵袭转移的重要分子机制,上述研究成果获“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和全军“九五”重大科技成果奖。 3.在肝癌生物治疗研究领域有重大突破 #p#分页标题#e#20世纪80年代以后,肿瘤生物治疗逐渐成为包括肝癌在内的恶性肿瘤治疗的又一种重要手段,也是国内外研究的热点领域。早在80年代初,吴孟超就将这一研究领域置于学科发展的重要地位,20多年来积累了大量系统性的研究成果。 在免疫治疗方面,20世纪80年代中期,从通过观察和研究肝癌组织局部和宿主免疫功能改变,建立肝癌免疫失调理论开始,在国内外最早提出细胞因子结合小剂量化疗的肝癌“免化”治疗的概念。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他指导他的学生系统地研究了T细胞、NK细胞、LAK细胞、TIL细胞等的激活,诱导机制和在肝癌治疗中的价值,并创新性建立了共刺激分子诱导肝癌特异性细胞毒T淋巴细胞(CTL)等方法和技术,这一领域的研究曾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 吴孟超领导的上海东方肝胆外科研究所在基因治疗研究方面达到国内先进水平。他的实验室在国际上最早建立了共刺激分子B7、ICAM-1、IGF-1等单基因和多基因联合转导的肝癌基因治疗方法,并在大量基因治疗研究的基础上,针对国内外该领域研究的薄弱环节,即基因治疗转导率低和靶向性差的特点,率先提出基因与病毒相结合的新的治疗策略,即应用对肿瘤表达的某些基因具有靶向性的“肿瘤增殖病毒”,携带上抗癌基因,利用该病毒仅在肿瘤细胞内特异性增殖及复制,而在正常细胞内不增殖的特点,从而成千上万倍地提高抗癌基因的在肿瘤内的表达量,有效克服了传统肿瘤基因治疗的缺陷,体内外实验性治疗的疗效均证明这种疗法优于传统的肿瘤基因治疗与病毒治疗,由此建立了一种全新的抗癌治疗方法,目前已经成功研制了两种新型肿瘤基因-病毒系统CNHK300及CNHK200。 人类肿瘤疫苗的研究已有80多年的历史,但未有根本性的突破,原因是主要肿瘤呈低免疫原性,癌细胞表面缺乏特异性的标记,难以被人体的免疫系统所识别。如何增加肝癌细胞的免疫原性是肿瘤疫苗技术的关键,在此之前国外众多学者对此进行了长期探索,吴孟超所领导的研究所创新性地利用肝癌细胞与激活的B淋巴细胞进行融合,形成细胞融合瘤苗,这种瘤苗既保持了肝癌本身固有的免疫原性,又利用B细胞提供的免疫分子有效修饰提高了肝癌细胞的免疫原性,成为国际上第一项细胞融合瘤苗技术,研究结果最早发表于Science杂志,并在1999年获得国家生物一类新药临床试验批文。这一独创性的研究成果引发了国际肿瘤疫苗研究的重大突破。在这一技术的基础上,国际上采用其它肿瘤细胞与其它免疫细胞相融合的报道大量增加,形成了一个新的研究领域。 在此基础上,吴孟超和他的学生并没有就此满足,为了进一步简化瘤苗制作步骤,使该技术更具有通用性,又创新性地以双特异性单抗修饰肝癌细胞,使T细胞被特异性地激活并发挥抗癌免疫功能,建立了另一项全新的双特异性单抗修饰的肿瘤疫苗技术,研究结果发表于《Nature Med》杂志。 呕心沥血,培育几代英才 1978年以来,吴孟超培养博士后13名,博士研究生54 名,硕士研究生75名,同时还承担了外国留学生、本科、大专、中专等教学任务。和同事们一起,为全国各地培养进修生千余名。学生中先后有15人次分获总后“科技金星”、“科技银星”、“科技新星”和上海市“科技精英”、“银蛇奖”等。他领导的肝胆外科研究队伍,已发展成“四代同堂”、老中青俱全、硕士以上学历占90%的技术密集学科,展现了国内外同类学科少有的技术和科研阵容。 严格要求,一丝不苟。他要求学生都要练就过硬的基本功,做到“三会”,即:会做:就是要会看病、会手术、会实验,通过多实践,练就一身好本领,保持高的成功率。会写:就是要善于总结经验,著书立说;会讲:就是要博览群书,旁征博引,善于表达。这是他师从裘法祖教授得来的“六字箴言”,也是他一生辛勤努力练就的过硬本领。为了让学生真正掌握这“六字诀”,他从严要求,到了苛刻的程度。他手把手地教学生做实验,动手术,从中积累知识,增长才干,并注重在实践中纠正学生的缺点和错误,使他们养成严谨细致的作风。自1986年至今,在中华医学会历届中青年医学学术交流会上,吴孟超的学生均取得了好成绩。 不拘一格,敢为人先。他不仅招收了“文化大革命”后我国第一批硕士生,还在1981年和1991年先后申请成立了第二军医大学第一个博士点和第一个临床博士后流动站。特别是他独具胆识创建的“哑铃模式”,为国外学子找到了一种报效祖国的方式。 吴孟超在出国访问、讲学期间了解到:许多有成就的中国学子,在国外已经有了自己的实验室和科研经费,正在从事世界前沿重大课题的研究,但由于国内不具备这条件,他们暂时不能回国。于是他便大胆设想:利用我国留学人员在发达国家一流水平研究所工作的优势,在国内建立与此规模和水平相应的合作研究中心,由中外学者穿梭来往于合作中心和世界一流水平的研究所之间,跟踪国际前沿水平开展科研,培养人才,从而形成一种长期稳定的国际科技合作研究关系,即“哑铃模式”。 这一构想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为侨居国外的学子找到了一条报效祖国的途径。自1994年,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建立了第一个“哑铃模式”的研究中心——中美合作肿瘤免疫和基因治疗中心以来,又建立了中德国际合作生物细胞信号传导中心——国内首家以生物信号传导为研究方向的专门中心及中日合作的内镜培训中心等。这些“哑铃模式”的研究中心在医院的医、教、研工作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1995年5月20日上午,江泽民总书记在视察东方肝胆外科医院时,对吴孟超教授为我国医学事业做出的贡献给予了高度评价,特别是对“哑铃模式”予以了肯定,当即称赞:“这个方法很好。” #p#分页标题#e#胸怀宽广,甘为人梯。他将自己的知识和技术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年轻人,帮助他们选择一些现代世界医学科学前沿的课题进行研究,促使学生们在高起点上脱颖而出;为了改善工作条件,他在医院日常经费紧张的情况下,力主投资上千万元,购置世界最先进的科研设备;对于科研项目,只要有好的苗头,他便带领大家,看准时机,马上就办;他在国际学术界广交朋友,有计划地选派学生们到国外深造;他利用自己在国内外学术界的影响,为学生们争取学术交流的机会,使他们走上国际和国内讲坛,开阔眼界,锻炼能力;他大胆启用年轻人,委以重任。现在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年轻人“冲杀”在医疗、科研的前沿,科主任绝大多数由年轻人担任,有的科研课题组组长仅为30出头的年轻人。 1997年,他捐出自己多年来所获奖金以及社会各界的捐款,共500万元,由总后勤部批准设立了“吴孟超肝胆外科医学基金”,奖励对肝胆外科医学进步有突出贡献的医学工作者。到目前为止,已有26位肝胆外科工作者获得了奖励。 奋斗不息,模范医学专家 吴孟超出身于华侨家庭,1940年,在国内处于抗日战争的艰苦年代,受爱国救亡思想影响,毅然从马来西亚回到祖国。1949年从同济大学医学院毕业后即投身我国军事医学科学事业。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爱党爱国爱军队始终不渝,为军事医学事业真诚奉献。在肝胆外科领域,他从零起步,几十年顽强不懈攻克难关,使肝癌临床确诊率达98%以上,小肝癌手术成功率达100%,居于世界领先水平。他担任我国外科领域的“传世之作”即将出版的《黄家驷外科学》第7版的主编,并主编《肝脏外科学》、《腹部外科学》、《外科手术图谱》等医学专著18部,发表论文354 篇,获得各种科技和医疗成果奖励21项,各项荣誉26项,成为在国内外学术界享有较高威望的著名医学专家。 他清正廉洁,医德高尚。几十年如一日,以救死扶伤竭诚奉献为本色,他恪守“治病救人,无欲无求”的座右铭坚持谢绝病人的各种酬谢。 他勤勉敬业,忘我拼搏。年届八十依然奋斗在医疗、教学和科研第一线,工作十分繁忙。在完成大量的外出会诊,学术研讨和医院行政事务等任务的同时,始终坚持亲自查房、亲自为病人做手术。 1996年1月,中央军委江泽民主席签发命令,授予他“模范医学专家”荣誉称号。 吴孟超 - 简历 1922年8月31日 出生于福建省闽清县。 1930年至1939年 在马来西亚沙捞越诗巫的华侨公立光华中小学读书。 1940年至1943年 在同济大学附设高中读书。 1943年至1949年7月 在同济大学医学院读书。 1949年8月至1956年3月 任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普外科住院医师、助教。 1956年4月至1964年7月 任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普外科主治医师、讲师。 1964年7月至1978年7月 任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普外科副主任医师、副教授。 1971年8月至1978年9月 任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普外科副主任。 1978年9月至1993年5月 任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肝胆外科主任及主任医师、教授。 1986年8月至1994年5月 任第二军医大学副校长。 1993年5月至今 任第二军医大学附属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暨中国人民解放军肝胆外科研究所所长。 1989年4月至今 任中华医学会副会长。 吴孟超 - 主要论著 一、论文 1 中国正常人肝内解剖的观察.中华外科杂志,1960;10(2)(吴孟超、张晓华、胡宏楷). 2 正常人肝内胆管和肝动脉的解剖学观察.解放军医学杂志,1964;(9)(吴孟超、胡宏楷、张晓华). 3 常温下全肝血流阻断动物实验研究.第二军医大学学报,1980;1(1)(吴孟超、姚晓平、屠振兴). 4 特大肝脏海绵状血管瘤一例报告.中华外科杂志,1977;15(1)5(吴孟超、陈汉). 5 同种原位肝移植术.中华器官移植杂志,1984;5(3)(吴孟超、张晓华、陈汉). 6 甲胎蛋白异质体和原发性肝癌的临床联系.第二军医大学学报,1987;8(6)(屠振兴、吴孟超). 7 早期肝细胞癌病理生物学特性的临床研究.中华外科杂志,1991;29(6):341~344(丛文铭、吴孟超、张晓华). 8 小肝细胞癌的临床病理特点.中华肿瘤杂志,1993;15(5):372~374(丛文铭、吴孟超、陈汉). 9 复发性肝癌再次肝切除72例报告.第二军医大学学报,1994;15 (3):212~216(陈汉、吴孟超). 10 背驮式原位肝移植术四例报告.中华器官移植杂志,1999;20 (2):68~70(吴孟超、陈汉、杨甲梅). 11 The biopathologic characteristics of DNA content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s Cancer 1990 (Aug); 66 (3) (丛文铭、吴孟超). 12 Primary hepatic carcinoma resection over 18 years Chin Med J 1980 (Oct); 93 (10) (吴孟超、陈汉、张晓华). 13 Study on early diagnosis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using alphafetoprotein microheterogeneity J Med Coll PLA 1986 (Apr); 1 (2) (屠振兴、吴孟超、崔贞福). 14 Effective Tumor Vaccine Generated By Fusion Of Hepatoma Cells With Activated B Cells; Science; 1994; 263 : 518~520 (郭亚军、吴孟超). 15 Effective Tumor vaccines generated by in vitro modification of tumor cells with cytokines and bispecific monoclonal antibodies Nature Med 1997;3(4):451~455(郭亚军、车小燕、吴孟超). 16 Clinical Advances In Primary Liver Cancer in China: HepatoGastroenterology 2001; 48 : 29~32 (吴孟超). 17 Clinical and Experimental Research of Primary Liver Cancer in China. The Chinese-German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吴孟超). 18 Surgical Treatment of primary Liver Cancer: Reportof5524Patients.ChinJSurg 2001, 39 (6) : 417~422 (吴孟超、陈汉、沈锋). 二、著作 1 肝脏外科入门.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58.主编方之扬,吴孟超. 2 外科手术图谱.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主编吴孟超. 3 肝脏外科学.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2.主编吴孟超. 4 Primary Liver cancer.1982德国Spring-verlag出版社主编汤钊猷、吴孟超. 5 腹部外科学.上海科技文献出版社1992.主编吴孟超. 6 肝癌与肝病.上海科技文献出版社1992.主编吴孟超. 7 外科手术图谱.香港三联出版社1993~1994.总主编吴孟超. 8 外科手术全集.人民军医出版社1995.主编吴孟超. 9 外科学新理论新技术.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6.主编吴孟超. 10 腹部外科手术学.人民卫生出版社1966.撰写肝脏一章. 11 黄家驷外科学.(第五版)人民卫生出版社1992.撰写肝脏一章. 12 肝脏外科学.(第二版)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3.主编:吴孟超. 吴孟超 - 最高荣誉 #p#分页标题#e#全国科学技术大会暨2005年度国家科技奖励大会在人民大会堂开幕。这是新世纪召开的第一次全国科技大会。在本次会议上,引人关注的2005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揭晓。气象学家叶笃正院士和肝胆外科专家吴孟超院士共同获此殊荣。至此,中国已有9位科学家获得这一奖项。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向叶笃正、吴孟超颁发奖励证书和奖金,并同他们亲切握手,表示祝贺。 吴孟超院士也成为上海市首个获得国家最高科技奖的科研工作者。 国家最高科技奖自设立以来,仅有吴文俊、袁隆平、王选等7人先后戴上“桂冠”,去年该奖项空缺。今年,83岁的第二军医大学吴孟超院士和90岁的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叶笃正院士获此殊荣,并得到了500万元的奖励。吴孟超院士成为上海市首个获得国家科技最高荣誉的科研工作者,实现了零的突破。上海市科委奖励中心主任尹邦奇介绍,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专门授予在当代科技前沿取得重大突破或在科技发展中有卓越建树的科技工作者,每年最多奖励两人,每人奖金500万元。在奖金中,个人可自由支配的数额今年首次调高为100万元,其余400万元则可继续用于科研投入,而以往个人可支配的为50万元。 2011年5月3日,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奖者小行星命名仪式举行,获颁小行星命名证书和小行星运行轨道铜牌。 吴孟超 - 相关评价 他,一生救人无数,并创建了亚洲最大的肝胆专科医院,在外科医界是一位无可争议的“长老”;他握着手术刀,闭着眼睛就能摸出肿瘤的占位和其他脏器的移位,他的双手被称为“国宝级的双手”;直至今天,他依然奋战在手术台上,保持着每年200台以上手术量的神奇纪录。 他也是一个性情中人,他以“医本仁术”为行为准则,痛恨“大处方”、“大检查”、“高价药”,他会着急地斥责主刀医生滥用器械,却对病人悉心照顾不厌其烦。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