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轮台恐怖袭击案被洗脑女暴恐分子流下悔恨泪水

  病房里气氛凝重,迪里卡玛尔的父母一直不停拭泪,而他们的女儿从受伤至今却一直没有哭过。“我知道我哭了爸妈会更伤心。”她平静问:“我和那些人素不相识,无冤无仇,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迪丽卡玛尔的父母都是在农村工作了30多年的医生,曾经帮助过无数的患者,暴恐分子的残暴让他们格外愤慨。这位父亲语气凄凉地说:“事情发生以后,无论是陪着女儿,还是一个人呆着,还是回家喂羊,我总是忍不住哭,我接受不了这么可怕的现实。”他双手紧紧捏在一起,对记者说,那些伤害善良无辜百姓的宗教极端分子,在人间必定受到法律的制裁,死了也会受到安拉的严惩,“他们怎么可能进天堂?”   迪里卡玛尔说:“我是学医的,我知道病人心情不好会让病情恶化,所以我一直坚持,我还要坚持下去,一切都会变好的。”她学的是康复专业,她希望自己还能继续完成学业,像父母那样当一名优秀的医生,给病人带来康复,带来希望。采访中记者看到了一段迪里卡玛尔哥哥婚礼的视频,迪里卡玛尔身穿漂亮的艾德莱斯,欢快起舞,是那么美丽可爱,而现在失去右腿的她又是那么坚强成熟,令记者动容。   在医院的另一间病房里,记者见到了制造这起爆炸的女犯罪嫌疑人热孜亚·热合曼,在爆炸中,她也失去了右腿。院方介绍,她刚入院时情绪对立,抗拒治疗,多次拔掉针头。如今,在治疗之下她已无生命危险。   记者向热孜亚出示了迪里卡玛尔在现场血泊中的照片,以及受伤前青春靓丽的生活照片,并告诉她,迪里卡玛尔还将面临一场截肢手术。两组对比鲜明的照片唤醒了热孜亚的人性,她脸部肌肉颤抖,泪水不断涌出,医疗仪器报警显示,她的心率达到了138。她断断续续地说:“我怎么向她说对不起呢,她那么年轻,那么漂亮,我害了她。”   采访因为仪器报警多次中断,在热孜亚心率恢复正常之后继续进行,她反复流着泪说:我被魔鬼骗了,我上了魔鬼的当。   她说,如果那天我没有接那个电话该多好。指令她实施犯罪的电话是弟弟的朋友打来的,一个她从来也没见过的人,而她的弟弟也是受宗教极端思想病毒感染至深,在当地阳霞镇市场的暴恐袭击中被警方当场击毙。   热孜亚对记者说“我现在知道滥杀无辜绝对不可能进天堂,真希望准备走我这条路的人不要再往前走了,不要像我一样被魔鬼迷惑,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 两名群众在高处喊话帮助民警处置案件   两起案件发生后,群众对两名首犯深恶痛绝,对宗教极端思想的严重危害性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暴徒们残害了无辜的生命,也给自己的家庭和亲人带来了灾难。莎车“7·28”暴恐案件发生后,涉案被告人的家人对首犯努拉买提·萨吾提充满仇恨,他们甚至想去拆了他的房子。   一名被告人64岁的父亲棕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悲伤愤怒的眼泪:“我恨努拉买提,他给我们带来这么多的痛苦,让我们的孩子成了魔鬼,伤害了无辜的人,我恨死他了!”   另外一名被告人的父亲沉默良久后说:“他害了那么多的年轻人。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咬碎努拉买提的心脏。”   一名被告人的妻子面对记者泣不成声,说不出话来。丈夫实施了暴恐犯罪,留下她和年幼的孩子,她不知道将来的生活该怎么继续,她恨丈夫受了蛊惑去做伤天害理的事。   热爱生活的群众痛恨暴恐分子,在艾力西湖镇的一户农家,记者被热情地邀请进屋做客,维吾尔族大妈端来热茶和馓子,“原来大家的生活挺好,打架的事情都很少,这些年轻人头脑中了毒,把好好的生活给毁了。”她悲伤地说。   记者从轮台县警方了解到,警方在处置9月21日发生的暴恐袭击案时得到了群众的大力支持。阳霞镇市场遭到暴恐分子袭击时,沿街两侧的摊位和商铺有大量群众在逛街购物,“我们立即疏散群众到附近的农村信用合作社院内,没有一名群众滞留参与,街面上只剩下民警和暴恐分子。”   在警方提供的一段视频中,记者看到了现场的处置情况。案发时,两名男性群众被疏散到了一建筑物楼上,由于占据制高点,视野开阔,他们冒着被袭击的危险,大声喊话为民警提供暴恐分子方位、提醒民警避免被袭击,还抄起手边的砖块从上往下用力砸向暴恐分子,大声为民警加油鼓劲—“摩托车后面有4个!”“大车后面有炸弹啊!”“狠狠打!”   办案民警说,群众的参与为警方处置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并极大地鼓舞了民警。“我们都很感动。警民就该这样联起手来,共同抵制宗教极端思想,打击暴恐犯罪。”   在9月21日暴恐袭击中受伤的轮台县铁热克巴扎乡村民艾合买提还在医院接受治疗,他的腹部和腿部受到爆炸物重创,目前伤情恢复情况良好。那是他人生中经历的最可怕的一幕,“第二天在医院醒来时,庆幸自己还活着,又担心没钱治疗,医生让我安心治疗,政府会帮助我的。”   艾合买提愤愤地说,因为那些暴恐分子,我们受到了伤害。“这些人都是敌人,想一想,他们这样做会进天堂吗?必须狠狠打击他们!” (责任编辑:admin)